财看见 | 三星家族长女李富真的豪门风云

近日,因离婚门登上我国微博热搜的韩国女企业家——三星家族长女李富真,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豪门“公主”。她的传奇半生几乎演绎了一部玛丽苏韩剧的经典剧情,现实中的豪门恩怨也远比影视作品更加戏剧化,无论是三星“长公主”的锦绣事业线,还是与男版“灰姑娘”的感情线,都是媒体及吃瓜群众的视线聚焦点。今天小编就带领你走进这位富家女所深陷的豪门风云。

首富千金成长为霸道女总裁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李富真,是韩国首富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持有三星爱宝乐园8.37%的股份、三星石化33.19%的股份和三星SDS4.18%的股份。曾经接手了集团下一家最不景气的酒店,一年内让酒店的营业额翻了好几倍。

三星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曾经一度在我国手机市场也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这仅仅是三星电子。

纵观成立于1938年,由李秉喆创办的韩国最大跨国企业集团——三星集团,包括85个下属公司,其中15个子公司上市,而且有3家世界五百强:三星电子,三星生命,三星物产。如今,三星已经成长为“世界最受尊敬企业”企业之一,在全世界68个国家拥有429个据点23万员工,旗下子公司还包括三星航空、三星人寿保险等等,业务涉及电子、机械、化工、金融、建筑、纺织、医疗、游乐园、广告等各个领域。

韩国《亚洲日报》援引金融信息企业FnGuide方面消息,以5月2日为准,三星集团总市值达448.395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6万亿元)。有句话说,韩国人一生摆脱不了的就只有税收和三星。据三星电子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出口额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0%。在手机“爆炸门”之前,三星今年的股价曾飙升30%之多,三星一家公司就占韩股总市值的21%,韩市值排名第二到第九的公司全部加起来,都比不上三星。这些数据足以凸显出其对韩国经济的巨大影响。有人说,三星要是倒闭了,韩国经济和国力至少要倒退20年。这或许有些夸张,但韩国人每天能接触到的东西 ,基本都有三星的影子,论国民度没有其他韩企可望其项背。

拥有了父辈打下来的江山为基础,我们从时间线来盘点李富真的商界成绩,可以说是一路辉煌。2010年12月,她被提升为新罗酒店(Hotel Shilla)和三星爱宝乐园(Samsung Everland)的负责人,也因此成为三星下属公司中首位女总裁。其中爱宝乐园是三星的控股公司,在建筑、食品及度假行业进行多元化发展。2012年登上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排名1015位。2015年1月9日,李富真被中国中信集团公司(CITIC)聘任为独立董事,有助于推动中韩经贸合作,同年上榜《财富》杂志亚太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成为了韩国女首富。在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排名1281位。

这份履历,在富二代中也是十分漂亮。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如此成功的女企业家,赢在起跑线上的李富真明明可以凭借颜值和身份吃饭,却偏偏从一众名媛中在事业线上一条独木桥走到黑,成长为了令人钦羡的霸气女总裁,也是“比你富有还比你努力”的典型代表了。

男版灰姑娘的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不仅事业做得风风火火,在婚姻上李富真也不走寻常路,敢于在经典的财阀联姻中寻找真爱。只不过本是童话故事的开篇,却走向了极其现实的结局,连离婚都是一波三折。

三星家族自从“手机爆炸门”之后,中国市场已经出现疲态,而且在本土或者其他的一些手机品牌冲击下,举步维艰;三星集团的会长李健熙因病在医院里,他的第一顺位“继承者”李在镕又因为行贿丑闻被调查,所以无论各方各面李富真都应该是这个集团帝国的最佳继承人,然而却被前夫任佑宰拖了后腿。

在说他们这段婚姻之前,我们先看看李富真爸爸的婚姻,这就是一段十分典型的财阀婚姻:

李健熙迎娶的妻子是韩国发行量最大报纸《中央日报》会长的女儿。所以说从小李健熙就给自己的儿女灌输财阀强强联合的思想。不过他膝下的儿女婚姻除了二女儿李叙显之外全部都出了问题。无论贫穷富贵,婚姻都是一个愁人的事情。

李健熙大儿子李在镕和韩国大象集团的千金林世玲结合;本来财阀之间合作就是为了互帮互助,但是当大象集团受难之际,三星的旁观让林世玲伤透心,选择在09年诉讼离婚。

李健熙小女儿李允馨,人长得漂亮还有才华,被李健熙寄予厚望,但是因为恋上了一个赛车手,父母不允,便患上了抑郁症,最后自杀了。

而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李富真于1999年与当初他自己派到李富真身边保护她的保安喜结了连理。结婚之后,李健熙就让女婿去麻省理工学院进修,只是进修的起点过高,他选择了吞药自杀,之后在事业上李富真的优秀也与其形成鲜明对比,于是好景不长,二人育有一子后,婚姻破裂,2012年分居。随后就开启了众人瞩目的数年的离婚风波。

2015年2月,李富真向水原地方法院城南分院提起离婚诉讼,经过一个月的审理,法院一审判决原告李富真与任佑宰离婚,独生子的监护权、抚养权归原告。任佑宰不服上诉,并提出巨额“分手费”,要求女方分给他1.2兆韩元(约合人民币71亿元)财产,这是韩国离婚财产分割诉讼史上的最高金额,一度轰动韩国社会。

2016年10月,水原地方法院做出二审判决,裁定水原地方法院城南分院无管辖权,撤销一审判决,将该诉讼移交给首尔家庭法院重审。

2017年,首尔家庭法院作出裁定,准许两人解除婚姻关系,子女监护权和抚养权归李富真,任佑宰则分得8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100万元)家产。方面表示接受判决结果,任佑宰方面则表示,财产分割部分遗漏了股份财产,会继续提起上诉。

2019年9月26日,据韩联社报道,三星家族长女李富真与丈夫任佑宰的离婚诉讼二审结果:法院判决两人解除婚姻关系,李富真将支付任佑宰14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370万元)。李富真的诉讼代理人表示,判决结果已在预料之中,感谢法院在离婚、子女监护权和抚养权方面维持一审判决。任佑宰的诉讼代理人则对判决结果深表遗憾,称判决结果部分不服,要待收到判决书后决定是否上诉。

到此无法讲这段离婚官司是否已经走到了尽头,但这段本不门当户对的婚姻却是以男方不断上诉索要更多家产的形式走到了末路。婚姻的对错除了当事人也许都很难评价,不过这场婚姻的落幕也着实令人唏嘘。

卷入滥用麻醉药案件

豪门多恩怨,除了离婚事件颇受关注,今年3月20日晚、21日凌晨,多家韩媒援引韩国新闻工作中心已掌握的证据报道,韩国三星集团的长女、新罗酒店总经理李富真疑似在首尔江南区一家整形外科医院长期注射了大量的违禁药品丙泊酚。

事件源头是韩国一家医院的护士曝光李富真从2016年开始,每个月注射2次普洛福(中文名: 丙泊酚),持续9个月,并且医院的院长没有为李富真留下记录。

普洛福是一种快速强效的全身麻醉剂,这种药物是用于全身性的麻醉,如果使用不当会致死。韩国从2011年开始把它指定为毒品类医药品,只允许合法医疗机构在进行手术时使用,而且必须严格控制每次的使用量。专家指出,以体重60公斤的成年人标准,每次只能使用6ml~12ml。过量会引发停止呼吸、低血压等各种副作用。

从2016年1月至10月在首尔江南区清潭洞一家整形外科医院工作过的护士金某接受采访时表示,2016年其在那家医院工作的时候,李富真每月至少会来两次医院,每次都在VIP病房长时间注射丙泊酚。

金某还表示,在那家医院工作期间,经常能看到李富真,而且看到了她注射丙泊酚。她每次会把车停到员工专用停车位,从停车场直接到3层的VIP病房。刚开始还很好奇,为什么李富真进入病房后长时间不出来。同事跟她说,她正在打丙泊酚。

除了每月至少会来两次(医院)之外,她还经常给院长打电话。院长每次都说,不能再打了,不能再打了。但最后还是会跟李富真说,几月几号几点到几点是可以的。

2019年5月29日,韩国某医师协会将三星长女李富真滥用麻醉药案中向媒体爆料的护士检举至首尔检察院。据调查显示,怂恿该护士爆料的或是正跟李富真打离婚官司的任佑宰的律师,该律师跟护士承诺只要她爆料李富真滥用麻醉药,就付给她相应的报酬。

目前已经有多家媒体向李富真本人和新罗酒店发出确认函,希望得到对方的正式答复。但李富真对此没有作出任何回应,而酒店方面只回复“不是事实”。此事件仍在调查中,但陷入如此事件,对于李富真的个人名誉及其事业都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除却柴米油盐的摩擦,豪门风云中的狂风骤雨也从未停过。李富真的豪门风云未完待续,听了她的故事,各位看客又有什么感想呢?